公司动态News Center
您目前在:首页 > 公司动态 > 公司新闻

葛汉·阿玛拉汤加:行走在产学之间

时间:2017-07-05      来源:国华汇金

一个被埃隆·马斯克找上门买技术的科学家应该是什么样子?在采访葛汉·阿玛拉汤加(Gehan Amaratunga)教授之前,我们尝试着去想象。但在第一眼见到他时,多多少少觉得“有点普通”。葛汉教授身材不高,典型的南亚人肤色,银色半框眼镜后面的一双眼睛很有神,显示出旺盛的精力。面对记者,他稍微显得有些腼腆。 

这次来中国,他显然很高兴,无论是演讲、接受采访,还是在餐桌前,始终保持着微笑。这种好心情来自两个方面,其一,他刚刚创立的公司找到了新的投资者;其二,在结束北京的会议议程后,他要到自己太太的家乡——辽宁沈阳走一遭。听闻太太的反复描述,葛汉教授对那里向往已久。 
或许是因为家里有位中国太太,葛汉教授筷子用得相当熟练。掌握了这个吃饭的家伙,相信他可以游刃有余地应付在沈阳的探亲之旅。 

不过,等他回到英国,切换回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剑桥大学终身教授的身份,“吃饭的家伙”可就没那么容易操控了。从1975年前往英国读书开始,他花了40年的时间在学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不仅在电子、电力与能源领域的学术研究成果斐然,在推动科研成果产业化方面,也属于个中高手。 

产学两头热 

葛汉教授出生在斯里兰卡,父亲曾担任斯里兰卡驻英国大使。良好的家庭背景保证了良好的教育背景,而且他自己也始终保持着对知识的浓厚兴趣,酷爱读书,时至今日,阅读依旧是每日的必修课,甚至遭到了太太的抱怨:“他喜欢书,出去旅游的路上、从家里到学校的车上,他都一直在看书,家里已经被他的书堆满了。”正所谓功不唐捐,从小保持的学霸作风,让葛汉教授的求学与学术研究经历顺风顺水。 

1974年,18岁的葛汉只身前往美国读完了高中最后一年的学业,第二年来到英国卡迪夫大学攻读电子工程专业,23岁毕业时将来自英国电子工程师学会的“全英最杰出应届毕业生奖”收入囊中。随后,他进入剑桥大学继续求学,1983年获得工程学博士学位。毕业后曾辗转于南安普顿大学、剑桥大学、斯坦福大学、利物浦大学等多所学校任教,教职也越来越高。虽然有时身在外地,但他自始至终对剑桥大学心向往之,因此一直安排家人在剑桥“守候”,直到1998年第三次踏入剑桥大学,成为了工程学院的终身教授,他再未离开。现如今,年介60岁的葛汉教授作为学术带头人,掌管着工程学院电子系四个主要研究组之一的电子、电力与能源转换研究组。 

在学术方面,葛汉教授偏爱于电力工程、材料科学、化学等学科的交叉研究。“我从事了很多领域的研究,例如光伏、储能,以及和能源相关的材料科学等等,我对这些领域都非常感兴趣,而且喜欢将它们进行交叉结合。”他如是评价自己的科研工作。 

从科研成果数量角度看,葛汉教授是一个高产的科学家。更加可贵的是,他并不是一个闷头搞学术的学者。专利躺在实验室而不是被推广应用,在他看来属于一种资源浪费。因此,一旦有可能,他总会尝试着将自己的科研成果进行商业化推广。其实,这也正是他在2004年入选英国皇家工程院的原因。“当时,英国皇家工程院希望寻找一位在学术领域有所建树,同时在工程实践领域做出了实际贡献的科学家,葛汉教授恰恰非常适合这样的要求。”他曾经的一位学生告诉记者。 

搞产学结合,最便捷的途径莫过于和外部公司进行联合科研,葛汉教授找到了一批世界工业巨头,曾先后与飞利浦、福特、摩托罗拉、诺基亚、东芝、三星、英特尔等公司开展过广泛的技术合作。不过,慢慢地,他发现与外部公司合作,很难将一项全新的技术推向市场。“和这些大公司的合作是非常具有生产力的,但是在我们的合作过程中,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能够把外部的优秀技术内化到自己的产品体系当中,更不用说商业化推广,它们缺乏自我革新的能力。” 

“因此,我认为,把新兴技术推向市场最有效率、最有竞争力的方式,是成立一家初创公司,充分利用外部的风险资本,进行专项研发、市场培育与推广。”葛汉教授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2002年,他带着自己当时的一个博士研究生,两个人创立了一家名为CamSemi的公司,依托其拥有的专利与特有技术,为离线型交流/直流转换器提供成本更低、效率更高的解决方案。从此一发而不可收,他带着自己的学生,先后创办了生产光伏发电微型逆变器的Enecsys公司,为风力发电提供技术支持的Wind Technologies公司,研究纳米材料的Nanoinstruments公司,直到2015年第五家公司Zinergy完成注册,葛汉教授将目光投向了柔性电池市场。 

这些公司,有的成功了,例如CamSemi公司迅速地将其高效的电源管理芯片推向了市场,并在2015年被位于美国硅谷的高压模拟集成电路供应商 Power Integrations公司收购;当然也有失败的,例如Enecsys公司,葛汉教授评价“它当时的技术是业界最好的”,但是因为在融资方面出现了问题,最后不得不关闭,相关技术与专利被打包卖给了埃隆·马斯克的SolarCity公司。
 “仅仅拥有良好的技术,不一定会带来成功。因为刚开始的时候资源有限,初创公司应该如何融资,选择进入什么市场、推出什么样的产品,都是非常重要的影响因素。尤其是如果这家公司需要从零开始去打造、培育一个市场的话,就需要进行长期的、大量的投资才可能实现盈利,其面临的风险会更高。”葛汉教授介绍道。 

不过,即便面临着诸多未知,目前的他,依旧乐此不疲。 
        
醉心柔性电池 

因为受到球王贝利的“传染”,很多人在被问及“你最满意的某某某是哪一个”时,张口就回答“下一个”,然后挂出一脸神秘而自信的微笑。对于这项技能,葛汉教授运用得不够娴熟,同样会微笑,但并不神秘,而是更加实在地回答 “这一个”,随即把Zinergy公司的资料递了过来。 

对于柔性电池,葛汉教授期望颇高。“柔性电池是未来的大势所趋。随着可穿戴电子技术和物联网的快速发展,创新的电子设备被赋予了新的形式因素——超薄和机械柔性。然而,现在普遍使用的电池尚不能满足这类电子设备的要求,我们需要柔性电池技术。” 

Zinergy公司目前的专利技术,源自于早年间葛汉教授与诺基亚的联合科研项目,当时的研究团队致力于开发一款柔性的锂电池。2013年诺基亚手机业务被微软收购后,该项目便停止了,因相关知识产权归属诺基亚公司,葛汉教授无权对其进行产业化运作,因此只得另辟蹊径。 

随着研究的深入,他的团队发现,可用以锌为主导的化合物来代替锂制作电池正极,并以水基高分子固体电解液来代替目前锂电池中的电解液,不仅安全、无毒,而且从根本上解决了电池封装难题,加之电极本身可以做得非常薄,锌电池整体被压缩至0.3毫米厚,从而拥有了柔韧性。据Zinergy公司首席执行官普里帖斯·西亚拉(Pritesh  Hiralal)博士介绍,这款超薄柔性电池的安装也十分方便。“它可以像在T恤衫上打印图案那样,被打印在塑料或者其他附作物之上。”唯一的问题在于,最初的锌电池是不能反复充电的,好在目前技术有了突破,葛汉教授团队已经将充电次数提升到了200~250次。“明年,我们预计能够达到300~500次,那时就达到了市场可接受的程度。”希亚拉博士乐观地预计。 

同时,因为有了前4家公司的运营经验,葛汉教授对这家公司的成功也充满信心。 “目前已经有相关产品面世,市场正在形成,例如雅诗兰黛近期推出了一款植入柔性锌电池的面膜,贴在脸上后,电池放电可以促进化妆品的吸收,取得了不错的市场反响。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激励。我们相信我们能够后来居上,独有的工艺可以保证我们的电池比目前市面上的同类产品更薄、更便宜。” 

今年年初,他的信心被再次增强,彼时,一家来自中国的私募基金相中了Zinergy公司,投入的第一笔资金已经让它快速运转了起来。 

没有转型冲动 

葛汉教授坦言,在科研成果商业化推广领域能够取得如此成绩,与剑桥当地的创新创业环境密不可分。 

目前,剑桥已经成为仅次于美国硅谷的全球第二大创业产业基地,个中原因,葛汉教授认为有两个因素至关重要。第一,剑桥大学为当地的初创企业提供了技术支持与人才支持。剑桥大学的学术科研实力自然毋庸置疑,更重要的是,经过多年的培育和发展,在大学内部已经形成了一种良好的创业氛围与机制保障。最开始,学校只是鼓励科研人员甚至是学生进行独立的技术研发,然后将其前沿技术进行商业化推广。到20世纪80年代时,学校发现,学术机构大都致力于短期的科研攻关,而创业企业寻求的是技术与产品的中长期发展,这两者的结合存在矛盾,因此,剑桥大学成立了一个正规机构——剑桥大学企业中心(Cambridge Enterprise),来帮助和指导学校内部的科研成果进行产业化运作;并且组建了一只扶持基金,目前已经有大约10亿元人民币的规模,每一个通过审核的师生创业项目,可以获得大致相当于250~500万人民币不等的融资支持。葛汉教授介绍说,大概十分之一的初创企业可以申请到这笔资金。另外,剑桥大学对知识产权的管理表现得相当开明,虽然学校拥有相关技术的专利权,一旦技术开发者选择创业,唯一的“限制条件”是:创业公司取得成功后,学校拥有相关知识产权5%~10%的收益分配权。 

第二,剑桥靠近伦敦金融城,可以很方便地与投资者打交道,获取外部融资。 

“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适合搞产学结合,当地必须有非常有实力的科研机构,有良好的资金支持,像美国硅谷、英国剑桥,都很好地满足了这些条件。” 

不过,即便环境优良,以往“战绩”也称得上优秀,2007年还因为 “对英国工程界的商业成功做出杰出贡献” 获得了英国皇家工程院颁发的银质奖章,但葛汉教授并没有产生过“弃文从商”的念头。 

他回忆说,在第一次创业时,就有人向他提出过相关疑问,担心经营公司会影响他在学术研究方面的精力投入乃至价值取向。他的回答简单明了:“我创立的公司都有相应的全职人员去运营,其中有我以前的学生,有投资机构的派驻人员等等,我个人并不会在公司担任执行性或管理性的职务,而是选择担任董事长或者技术咨询专家。我并不想让创业影响了学术研究,因为我对后者的兴趣更浓厚一些。” 

至于科研方向与创业项目之间的关系,他认为更多的是一种无心插柳柳成荫的过程。“我们做科研的时候不会非常功利地去与市场挂钩,完全是基于兴趣的。很多情况下,在我们开始一项研究时,市场上并没有相关需求,我们的科研成果往往要以论文的形式‘躺’上五六年,才会被外界注意到。比如我们团队已经发表了600多篇论文,获得过34项专利,但是真正进行商业化推广的项目,目前只有5个而已。” 

“这种产学转化模式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当市场需求出现时,我们已经拥有了一批技术储备,可以迅速形成产品投放市场。这样,创业的成功率也就提高了。”说到此,葛汉教授脸上的笑容舒展得更加灿烂了。 

当年,10岁的小葛汉第一次从家乡前往英国,坐船花了十几天时间,现如今,他从英国飞到同属亚洲的中国,只需花费十几个小时。世界在加速流通,葛汉教授科研成果的产业化速度也在无形中同步加速。首笔来自中国的投资让他相信,他所选择的产学结合模式,即将迎来更加光明的未来。